Mgz_Main_Top_20190627145237.jpg

從釜山發跡的寶水洞涼快人(Bosudong Cooler),九月初應 I Mean Us 之邀,首次踏上他們口中的「帥氣國家」台灣。在演出前一天,他們來到與我們約好的咖啡廳,一身和炎夏台北相襯的花綠襯衫和冰烏龍茶、團員們對談中偶爾冒出的釜山口音,就像歌曲裡軟綿清爽的音色,仔細聆聽又能發現經過縝密省思的訊息隱藏其中。

寶水洞涼快人在訪談中強調著不想被任何標籤定義,試圖藉著音樂碰撞社會價值——在性別觀念相對保守的韓國,即使身處釜山這座第二大都會,女性團員的存在也讓他們成為少數,但他們依然積極參與酷兒文化活動、以婦女節為題寫歌。首張 EP《yeah, I don't want it》作為他們的起點,開始在韓國獨立樂壇踩穩腳步,並持續挑戰著社會上的種種理所當然,帥氣地向大眾說一句:「是的,我不想要!」


 

Q. 請先向讀者自我介紹!

瑟韓:大家好,我是寶水洞涼快人的具瑟韓。

尚元:我是彈貝斯的李尚元。

朱里:我是主唱鄭朱里。

雲奎:我是鼓手崔雲奎。

 

DSC05586 (1).JPG

 

Q. 寶水洞涼快人的組團契機?

朱里:我和吉他手瑟韓、前任貝斯手三人原本就很熟,因為共同興趣是音樂,一起做過很多相關的工作,就想說「一起弄個樂團吧!」在網路找到了鼓手,而前任貝斯手在今年初離團後,透過介紹認識了尚元。一開始是帶著很輕鬆的心情做的。

(一開始很輕鬆,那現在是帶著怎樣的心情呢?心境轉變的契機是?)

朱里:現在是覺得必須要努力了。一邊做著音樂,公演經驗愈來愈多,和成員們在一起也很有趣,希望能就這樣以音樂賺錢、作為職業就好了。

 

Q. 團員們覺得寶水洞涼快人作品的特色是什麼呢?

瑟韓:音樂很好。(笑)

朱里:首先因為我們是釜山出身、在釜山活動的樂團,這之中有女主唱或女性團員的樂團非常少,因此我覺得女主唱是個比其他樂團吸睛的部分。也因為我們來自釜山,到首爾演出的話,能展現「釜山也有這樣的樂團」,「釜山」似乎是我們的優點。比起區分什麼曲風、說著「我們就是做這樣的音樂」,更開放、混雜多種色彩是我們的特色。

雲奎:遇到問題的時候,彼此不會計較年齡輩分,而是為了好的作品一起討論努力,我認為這是我們的優點。

 

 

Q. 〈0308〉為何開頭用唸歌詞的方式呈現呢?

瑟韓:在製作這首歌的時候試著要 Funky、有趣的,但是 Funky 的歌曲前半部放入旋律的話有可能會變得俗氣,為了讓這首歌出彩一點,口白好像很不錯。

朱里:一邊創作會一邊想要做很多嘗試,覺得這首歌和口白很相配,以「節奏清清楚楚的說話」這樣的方式製作了。

(和饒舌有關係嗎?)

朱里:我不會說這是 Rap,而是像讀書、朗讀一樣的感覺,所以歌詞也是讓單詞一板一眼地組成句子。

 

Q. 團員們在訪問中提到〈0308〉與3月8日國際婦女節有關聯,可以說明一下這首歌的理念和這個日期有什麼共同點嗎?

朱里:首先專輯名稱叫做《yeah, I don’t want it》,是表現拒絕日常裡各種理所當然的勇氣,因為我們想討論像是女性主義、少數意見等,希望用含蓄的方式呈現這些。煩惱著歌名的時候,鼓手哥哥提到「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,要不要就用這個取名呢?」

雲奎:取名的時候正好是3月8日。

瑟韓:不是隔天嗎?(笑)

朱里:3月9日那天有演出....。

瑟韓:阿但是是3月8日的時候想到這個名字。在〈0308〉之前想了很多很難的名字,因為不想要講得太直白,想要取一個酷一點的名字,剛好...

雲奎:在想歌名的時候,剛好有某個國際婦女節的活動在舉辦,查了之後發現是這個日子,就決定拿來命名了。

 


Q. 朱里同時也主導三支MV的拍攝,〈Kill Me〉、〈Cotton〉和〈0308〉分別用什麼概念製作 MV 呢?

朱里:我對影像確實有很大的興趣,但其實我親自執導的原因之一是,製作 MV 的預算常常都不太足夠,所以通常都是考慮在可行的預算中能做到什麼程度。我們的音樂雖然明亮卻也有點黑暗,好像有點憂鬱但又不是特別憂鬱,所以想要混合多樣的色彩,就像我們想要融合很多的風格一樣。像〈Cotton〉這首歌拍得有點像恐怖電影,卻又有很多很有趣的場景,就是想呈現有點亂糟糟的感覺。

(最喜歡哪支MV呢?)

朱里:我覺得〈Cotton〉印象很深刻的是,現在回頭看雖然有很多青澀、生疏的一面,但那個真的是全部由成員們親手參與的,包括衣服、造型、裡頭用的布料等等全部都是自己買來、自己製作的,真的投入了很多我們的心血,所以印象最深刻。

 

68656679_150538272814768_5274023932162767845_n.jpg


Q. 寶水洞的很多歌都談到關鍵字「束縛」,團員們覺得生活中最大的束縛是什麼?現實?人際關係或其他東西?

瑟韓:作為一個寫歌的人,我覺得「束縛」是我們樂團的音樂被某種曲風侷限時,有時會覺得「必須要做這種音樂」,最近總是想著:「要做出很『寶水洞涼快人』的音樂」因此會覺得受到束縛。如果去多聽一點音樂、喝多一點酒(笑),或許會改善。

雲奎:我覺得去迎合社會期待這件事是最大的束縛。社會眼光會有一種基準,覺得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,我自己也會因此去迎合這些準則,但如果當下是和自己的想法或意向不同的,就會感受到很重的束縛感。我想如果可以跟隨自己的意志去行動、說話,這才是最好的。

朱里:錢。又要上班、又要做音樂,其實很想要只專注在一件事上,但是因為忙碌而做不到,會有「要怎麼樣才能用音樂養活自己呢?」這種煩惱。未來好好繼續做音樂,多去巡演、認真練習,然後賣出很多T-Shirt(笑)....,或許可以解決,我得多努力一點呢。

雲奎:我覺得我不缺錢,但我最缺少的是時間。我覺得我的打鼓實力還要多多進步,所以一樣,希望可以做出更好的作品,才能離開職場好好專注在音樂上。

 

69823384_728874537557463_704134419023134720_o.jpg


Q. 原本是在釜山活動的音樂人,現在在首爾的活動也變多,覺得兩地的獨立音樂地景有什麼不同?

瑟韓:釜山是我們的故鄉,有很多朋友、公演場離家裡也近,所以比較沒有壓力,可以用更放鬆的心情演出,但是首爾要遠道坐車過去,會比較疲憊,大部分的人也都不認識,所以也緊張得多;但是首爾確實人很多,所以也會常遇到很多新的人、新的樂團。

雲奎:在這兩個地方表演時的我們好像有不太一樣的魅力。在釜山表演的時候因為很放鬆所以表現得比較自然,好像更能順利發揮出練習後的成果;在首爾演出時,雖然比較疲憊,也花費比較多成本(?),所以會有一種「一定要表現出最好的樣子」的決心,好像更會表現出音樂上完整性很高的模樣。

朱里:釜山跟首爾的樂團數量很不同,他們的樂迷們也很不同。首爾的樂迷基礎很厚實,數量也較多,也會有很多人上傳樂團的表演影片,這個文化還有人數跟釜山都蠻不一樣的。

 

 

Q. 近期參加不少音樂祭,有沒有印象深刻的演出經驗?

尚元: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燕子茶房 (Jebidabang) 的表演,空間的氣氛很好,還有觀眾們很有活力,所以好像是到現在印象最深刻的演出。

瑟韓:我們之前在 IDAHO 表演,我平常不太會斷弦的,但那天卻連續斷了兩條,所以沒辦法就只好在旁邊伴舞.....。但還好當天氣氛非常好,大家還是很熱情的回應我們,就算我在旁邊掉眼淚....。

朱里:在釜山的 Showcase。EP 推出後在釜山舉行了 Showcase,那是第一次以我們為主的表演。比起其他演出,來了更多我們的樂迷,從第一首歌開始大家就不斷跟著唱,覺得有點驚人。 

瑟韓:在很多副歌的時候我們都沒出聲,讓觀眾們一起大聲唱,那時覺得很感動。

雲奎:我最喜歡首爾的 Showcase,在那之前都在想「我們在首爾會有人氣嗎?」我們在釜山活動了很久,也宣傳很多,獲得了很多的喜愛,但在首爾也沒有很常表演,公演時卻有很多默默的粉絲都前來為我們加油,覺得印象非常深刻。

 

Q. 團員們未來夢想站上的舞台?

瑟韓:原本真的很想去 Glastonbury,但最近覺得只要是在喜歡我們音樂的觀眾面前表演就很好,就算空間很小、人不多,只要是可以互相好好交流的公演都很棒。當然,還是很想要去Glastonbury。(笑)

朱里:雖然有很多想去的地方,但一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想到的是,釜山之前有舉辦 Queer Festival(酷兒文化慶典),也有邀請我們去表演,但是活動後來取消了。因為海雲台區政府修改了相關的條例,原先獲得區政府許可而籌辦的主辦人員開始遇到困難而取消*。希望可以多參與這種活動,認識更多樣的人,想要多展現我們的支持。

尚元:原本會覺得想要去比較有規模的音樂祭。不過最近覺得就算是小舞台,只要觀眾們很有活力,就想要跟樂迷們一起在公演中玩得開心。

雲奎:我想要去貢寮海洋音樂祭! 

(*2019年第三屆釜山酷兒文化慶典因海雲台政府未准許道路佔用,主辦方考量可能與警方發生衝突的安全因素,宣布活動取消。)

 


(金四月 Cover. 寶水洞涼快人〈Kill Me〉)

 

Q. 團員們平時喜歡聽什麼類型的音樂?有受到影響的音樂人嗎?

瑟韓:我喜歡六零、七零年代的歌。披頭四、The Kinks 這類的樂團。韓國的話喜歡 Parasol,最近也很喜歡古典樂。

尚元:我以前很喜歡搖滾,Pink floyd、Nirvana 這類搖滾樂團的歌聽很多,最近會多去找一起活動的獨立樂團的歌,想知道現在其他樂團都在做什麼樣的音樂。喜歡的是 Leebadaband。

朱里:我喜歡 Old Pop 或 Folk,也很喜歡龐克樂團,像是九零年代美國的 bikini kill,民謠的話喜歡英國的 Laura Marling、韓國的金四月。

雲奎:我聽的範圍比較廣。會聽 Pantera、Slipnot 等等比較硬的音樂,另一方面也聽一些藍調樂。我也很喜歡日本音樂,聽很多 J-Rock,韓國的話 ADOY、Se So Neon 也很常聽。

瑟韓:他很喜歡 X-Japan,連 ID 都是 Hyde。

雲奎:We Are X!


Q. 喜歡、想合作的台灣音樂人?

瑟韓:明天要一起表演的 I Mean Us,還有最近很有名的大象體操、落日飛車。

 

Q. 用一個單字形容寶水洞涼快人?

瑟韓:沒有規定、侷限的。

雲奎:績優股。

朱里:我覺得這個題目真的太難了...

(或是講到寶水洞涼快人,第一個會想到什麼呢?)

雲奎:我覺得是「鄭朱里」!每次表演結束大家都跑來找朱里拍照,喊著她的名字~其他人就會被晾在旁邊。

 

69835190_728874557557461_1460212413042262016_o.jpg

 

Q. 寶水洞涼快人的未來規劃?

朱里:今年下半年會盡可能舉辦多一點公演,接下來就繼續製作正規一輯,然後像這次宣傳 EP 一樣,想要去各種國家巡演。

這次的成員組合是第一次來海外表演,以前有去過日本參加過音樂祭,但這次也是首次自己企劃國外的演出,我們也很期待,覺得要在這邊好好表現才行,希望以後也可以到更多國家認識更多不同的人。


Q. 最後想對台灣樂迷說的話?

瑟韓:請一定要趁著有機會的時候趕快來看我們的演出(成員爆笑),如果有人已經買好票要來看表演,你真的非常睿智,還沒買票的朋友,希望我們以後還有機會再見面。

雲奎:我們會努力盡量多來台灣,希望總有一天一定要獲得貢寮海洋音樂祭的邀請來演出。

朱里:這是第一次來台灣,難以想像會遇到什麼樣的朋友,也覺得非常期待,I Mean Us 之前在釜山一起表演過所以互相認識,很感謝這次他們也和我們一起演出,希望來看 I Mean Us 演出的觀眾可以同時認識我們。

瑟韓:這次票房比預期還要好,覺得很緊張,但一定會盡全力演出。

尚元:雖然是第一次來台灣,希望以後可以常來,然後在更大的舞台和大家見面。

 

圖片來源|Bosudongcooler @ Instagram/Facebook

寶水洞涼快人(Bosudong Cooler) 小檔案

出道|2018 / 《Kill Me》
曲風|搖滾、民謠
官方頻道|Facebook / Instagram

延伸閱讀:【專訪】I Mean Us x 寶水洞涼快人(Bosudong Cooler)ㄉ台韓相見禮

Unknown하세요!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