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才發表首張專輯《Seeds》的 Airy,今年就頂著韓國大眾音樂賞年度新人的光環來台,登上首屆笑傲搖滾音樂祭。Airy 的歌曲編織民謠、搖滾加入迷幻色彩,破格融合像在大霧中窺視一部詭誕的童話故事,未知的劇本更惹人玩味而入迷。

然而一場演出還不足以深索,我們透過專訪,看她剖析自身的每層顏色,Airy 攤開了明亮或黑暗、冷靜或狂躁、抑鬱或充滿希望的多元樣貌,不想聽眾對她的理解落於片面,更不願輕易被定義成哪類的音樂人,那讓我們抱持著好奇與想像,關注她播下的粒粒種子,將能萌芽長成什麼樣的果實。


 

Q. 請先向台灣的樂迷們打招呼

A. 大家好,我是Airy,很高興見到大家!(中文)

 

Q. 請介紹首張專輯《Seeds》,專輯想向大眾傳達的訊息是?

A. 其實一開始不是想著要傳達什麼訊息而做的,只是太想要做我喜歡的音樂,就跟我總是聆聽我喜歡的作品一樣,也想要創造出那種音樂。但如果在其中獲得共鳴或安慰的話,我會覺得很感謝。

(專輯的名稱為何取名為 Seeds 呢?)

專輯裡的最後一首歌叫做〈A Trip For Seeds In The Rain(下雨的日子裡種子萌芽的旅程)〉,是在下雨的日子裡用手機錄音的,再用 MIDI 構成樂器聲。就像這首歌一樣,我不知道以後會用什麼編制創作音樂,有可能是用樂團編制,也可能像這首歌一樣自己隨意彈奏著吉他創造聲音,這一切就像是在播種的感覺,我的第一張專輯以後會變成什麼模樣、會有哪些意義包含在其中,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種子,但總之這就像是播散了種子的感覺,所以用 Seeds 來取名。

 

 

Q. 專輯的收錄曲似乎都是和生命、失落感有關的主題,這些靈感都是從哪裡得到的?

A. 憂鬱的情境或是離別(笑),這張專輯中的歌至少都是三、四年前的歌,那時好像很常討論這些話題,可能是戀人的離別,但也可能是某段關係的離別,那時總會感受到寂寞、孤立感,大多都是從這裏獲得靈感的。

(本人的個性也這樣嗎?)

個性也有點這樣,但其實我一方面也蠻開朗的,對吧(笑)不過想想,雖然我有憂鬱和明亮的一面,但從小我好像就喜歡聽這種比較緩慢、憂鬱的音樂。就算是不太緩慢、有節奏的音樂,像 Trip-hop 那種有憂鬱感的音樂也很喜歡,我的口味好像就是這樣。

 

 

Q. Airy 的歌詞都帶有文學性、詩意的感覺,平時也有在寫作嗎?對不懂歌詞的台灣聽眾來說要怎麼欣賞比較好呢?

A. 恩恩,因為很喜歡寫作,我媽媽三、四年前還跟我說過她以為我以後會成為作家。

以前大學時也參加文學學會,就是一種創作性的社團。不過我在笑傲搖滾音樂節的公演中有演出一些沒收錄在《Seeds》的歌,都是很久以前就創作的作品,其中有些歌詞就沒有很文藝,是非常口語、像說話一般的文體,只是不知為何,在製作《Seeds》的時候,完成了 Bookclip、封面之後,一讀起來發現很像早期的文學、文風,我自己有點嚇到,因為我很有野心,雖然很喜歡文學性、詩意的東西沒錯,但其實也想展現這之外的另一面。

我在聽外文歌曲的時候,就算不理解歌詞也會想要聽很多喜歡的音樂,所以我最一開始還沒有編曲、自己彈著木吉他表演時,雖然也有人鼓勵我推出專輯,但當時我沒能發行,不是因為不喜歡民謠,而是想要做出更接近我喜歡的音樂,照著那樣的形式去創作,想要自己編曲,(現場響起彩排的聲音,Airy 邊欣賞邊等待彩排結束)就像這樣(笑),雖然我聽不懂歌詞,但卻可以被音樂觸動,所以就算不能理解歌詞,希望音樂本身是很貼近人心的。

不過我其實對歌詞還是有野心,也會想要將歌詞翻譯成其他語言,無論是台灣或其他國家的語言。而我覺得大家用自己想要的方式來聆聽AIRY的音樂就好了。

 

 

Q. 早期在弘大活動時都是一個人帶著木吉他表演,和現在樂團編制的感覺有什麼不一樣嗎?

A. 音樂上,樂團編制比較貼近我的取向,聲音聽起來更豐富所以我很喜歡。原先我用木吉他表演了三年,後來又改用電吉他,後來才慢慢組成樂團,也有人說比較喜歡我自己一個人的表演,雖然對這些想法也很感謝,但我自己的取向還是現在的形式。

不過因為不是個人活動,也會變得需要去在意一起行動的團員們。

 

 

Q. Airy 的風格在韓國似乎不算常見,過去是否有受到哪些音樂人的影響而創作這樣的曲風呢?

A. 從小很喜歡紫雨林,從小學就會去KTV唱他們的〈The Devil〉,歌詞很像童話世界(哼唱):「有一種人打從出生開始,就設定為只會陷入悲傷的愛情」,很喜歡那種 Groove;後來高中時第一次知道 Radiohead,聽到的時候覺得很衝擊,非常非常喜歡,後來進入了 trip-hop 的世界,也很喜歡 Portishead,其實一開始想要做電子音樂所以學了 MIDI,但我好像缺乏那種瘋瘋的體質(笑),所以以專業的角度來說還很不足,我比較喜歡當興趣在玩。

另外還有很多喜歡的樂團,像是姊姊的理髮廳、Nastyona,二十歲的時候真的每天都在聽 Nastyona 的歌,這兩組都是有點憂鬱的音樂,同時又是樂團編制;再幾年之後喜歡很多西洋的女創作人,像是 Bat for Lashes 或是 Lykke Li,他們的音樂應該都影響著我的創作。

 

Q. 說到 Airy 會想到奇幻、黑暗等特色,Airy 認為自己的音樂魅力是什麼?最想推薦給台灣聽眾的一首歌曲是?

A. 自己講有點害羞,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但就像剛剛講過的一樣,我好像特別受有點黑暗、奇怪的藝術創作所吸引,因為我喜歡這種作品,應該也有人和我一樣喜歡我的音樂吧?不過又因為有野心,所以也想做更多樣化的音樂(笑)

我想要推薦〈A Trip For Seeds In The Rain(下雨的日子裡種子萌芽的旅程)〉,我到現在還沒有現場表演過這首歌,因為當時是用手機錄的音,其實當下吉他並沒有完全調好音,後來試著要彈彈看,但發現如果確切調音會沒辦法彈出歌曲當時的感覺,所以其實到現在都還沒能抓到當時那種弦還有點鬆鬆的感覺,而且因為吉他和歌聲是同時錄音的,也無法製作成 MR,所以以後看是要拜託別人或我自己再多試試,希望可以製作 MR 在現場表演看看,想讓大家覺得我的音樂是蠻多元的、範圍很廣闊的。

 

Q. 在大眾音樂賞獲得了年度新人,當下有什麼感受?獲獎之後生活有什麼改變嗎?

A. 覺得獲得了力量。不過在三、四年前,有一個同樣做音樂的朋友說過,「其實有沒有得獎,或是有沒有去過海外做一些很有名的表演,其實可能不會有什麼改變,卻也可能會在瞬間產生某些變化。」

其實看我或周邊的人,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得到繼續做音樂的動力,像是收到要我們繼續做下去的信號,所以我原本對他說的話還有點疑惑,但是另一方面,因為過去大概在弘大一帶活動了五年,當時我也不知道大眾音樂賞、或是音樂產業的一些商業關係等等,卻常常從一起表演的音樂人們的演出中獲得感動,因此得獎的心情蠻複雜的,得獎非常開心、也獲得了力量,不過想到沒有得獎時的我,和其他沒有獲獎的音樂人們,還是會覺得他們也做著很棒的音樂,想要和他們分享這樣的心情。

不同的地方是,得獎後被更多人認識、參加了不少很棒的公演,在海外也稍微多了一點知名度;不過也因此產生野心,想要被更多更多人看見,但我沒有公司,也還沒找到如何實踐這些想法的管道或方法,所以這部分好像又和過去沒有什麼改變。

(阿我好像貪心鬼,都被發現了哈哈哈)

 

 

Q. 這次參加笑傲搖滾音樂祭,對台灣有什麼印象嗎?實際到達之後的感想?

A. 我對台灣的第一印象就是......(哼起一段旋律)電影〈不能說的秘密〉!學生時期和朋友都看了好幾遍,還跟一些很喜歡彈琴的朋友們一起練習了裡面彈琴的橋段。那是我對台灣的第一印象。還有,一直到最近開始覺得台灣跟韓國是不是蠻相像的,雖然對台灣不了解,但會覺得我們的「感性」好像有點相似?

實際來了之後,其實因為都待在六福村,所以沒看到其他地方,覺得有點可惜,下次一定要到台北看看。還有天氣比想像中還熱呢!

 

Q. 這次演出也唱了未發表的歌曲,可以介紹一下嗎?

A. 是之前做好的歌,叫做〈我很害怕(무서워 나는)〉,在自己身邊什麼都沒有,非常悲傷、孤獨又憤怒的時候寫的,有「這世界瘋了 / 只有我卑賤地活著呢」、「我獨自發瘋 / 世界也不痛不癢」這樣的歌詞,是深受孤獨感的時候寫的歌。

另一首〈如果是兩個人(둘이였으면)〉,是一個假設嘛,因為不是兩個人了。描寫著結束的感情,還有「如果是兩個人」這樣的假設,但我會幸福的,應該要幸福地活著才對,包含著這種決心。

 

 

Q. 期待在笑傲搖滾音樂祭看到誰的表演?有沒有想合作的台灣音樂人?

A. 之前和 DSPS 一起在韓國表演過,很想再和他們見面。還有泰國的 Yellow Fang、Violette Wautier,對大象體操也很好奇,我合作的鼓手一直說很想看他們的演出。

其他像是 I Mean Us、落日飛車、Manic Sheep,曾經來韓國表演的樂團我都很好奇。

 

70423722_2230772843881167_8399736758480142336_n.jpg

 

Q. 最近也在韓國參加了很多演出,其中最印象深刻的經驗是?

A. 其實我經常這麼說,每一場演出都不同、每次都很不容易又很有趣,即使是再小的表演都是如此。我好像很喜歡人(笑)所以看到觀眾都很開心。但其中印象深刻的還是有幾個,一個就是這次在台灣的演出。

通常時間長一點的表演我都會唱幾首新歌,但我可能太開心了話有點多,後來沒唱到〈Last Night〉。原本這首歌都放在最前面唱的,但想說「這首先唱太可惜了,晚點再唱吧」上台時就換了順序,結束後才想到根本沒唱到,我那時可能有點暈頭轉向了吧......。

 

 

Q. 請分享近期的規劃

A. 首先目前有幾個已經訂好的行程,九月底是 Hello Rookie 決賽、Zandari Festa,這兩項結束後,十月到十一月也填得很滿。我和經常見面的音樂人們也預計會有一場演出,像是 KIRARA、金四月,十組音樂人演五小時,感覺會是很輕鬆、有趣的。

明年的話,想要推出下一張專輯。因為去年發行專輯之後,馬上趕工(新專輯)想在今年做好的,但是因為太喜歡玩樂了,又想找方法讓《Seeds》被更多人認識,所以新專輯沒能完成太多工作,希望明年一定能發表新作。

 

Q. 用一個字來形容AIRY?

A. 啊~這一題最難了…什麼來著…?土!

雖然不知道我的音樂是不是很貼近自然(笑)總之我很喜歡大自然,就想起了土。因為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,有可能保持原樣,可能凝固,或是被打碎了重新攪拌又變成泥土。於是就說是土了…該說是土還是泥呢?哈哈哈我是不是說太多 TMI 了?

 

Q. 對台灣歌迷說的話?

A. 我愛你們(中文),很想要常常和大家見面!

 

AIRY 小檔案

出道|2018 / 《Seeds》
曲風|民謠、迷幻民謠
官方頻道|Facebook / Instagram

Unknown하세요!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