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304853_1973368589639776_7562113815299489792_o.jpg

2018年12月,SURL 發行首張 EP《Aren't You》,其中的主打歌〈Snow〉在我們的專頁上獲得熱烈回響,年底恰巧碰上他們在弘大演出,滿滿的樂迷將 Live Club 擠得水洩不通,充滿能量的演奏讓人一時忘了,台上的是一支正式出道還未滿月的新人樂團。

〈Snow〉靈感來自獨自度過聖誕夜的寂寞心情,關於21世紀人類的集體煩惱—孤獨,他們選擇成為「說故事」的角色,以說之名,激起靈魂相互共鳴。今年他們加入獨立音樂大廠 Happy Robot Records 旗下,新作品〈Cilla〉則展現了明亮的一面,但依舊不脫對人、生活的洞見。今天過得很疲憊嗎?來聽聽 SURL 的音樂,還有他們想說的故事吧。


Q. 請先向台灣讀者們打招呼。

皓升:我是負責吉他、主唱的薛皓升。

明錫:我是鼓手吳明錫。

度延:我是吉他手金度延。

瀚斌:我是貝斯手李瀚斌。

 

Q. 樂團是以什麼契機組成的呢?團名「SURL」的涵義是?

皓升:2018年左右,我和瀚斌兩個人一起說要組團,還在慢慢製作歌曲的時候明碩先加入,接下來度延也一起來了。「SURL (설)」取漢字「說」,以「向其他人訴說我們的故事」這樣的意義而取名。

 

(樂團 LOGO 的仙人掌又是什麼意思呢?)

皓升:去年只有我和瀚斌的時期,我最初寫好的歌曲叫做〈仙人掌〉,那是對我們來說很有意義、也讓我們能夠一起前進的歌曲。

瀚斌:還有因為仙人掌很可愛,有這兩個意思(笑)。

37279880_1973306646312637_6191713008117350400_o.jpg

Q. 團員們認為 SURL 的特色或魅力是什麼呢?

皓升:我認為是 LIVE。在舞台上的能量就是我們的特色。

明錫:雖然從我嘴裡說出來有點抱歉,但我們的演奏實力似乎有點堅強。

度延:我認為每個團員的個性都不一樣可以視為魅力。

瀚斌:我覺得與眾不同的音樂是我們的魅力。是大家無法經常聽到的、特別的音樂。

 

Q. 團員們平時喜歡什麼類型的音樂呢?受到哪些音樂人的影響?

瀚斌:我平時很喜歡 Jazz,例如 Steely Dan 和 Donald Fagen。

度延:我最近陷入了 Mac Demarco 的音樂,雖然不知道該說是什麼類型,但我聽很多國外的獨立音樂。

明錫:因為很著迷於「演奏」,常聽Fusion 或是爵士樂、藍調等等,對演奏面比較集中。如果要說一個喜歡的音樂人的話, 我最喜歡的是 Vinnie Colaiuta。

皓升:因為我原先不是主唱而是吉他手,很喜歡藍調音樂,最喜歡的是 Jimi Hendrix,英倫音樂的話喜歡 Coldplay。

9F9B9A6E-AD6F-4E21-A564-B8412C9AA335.jpg

Q. 團員們印象最深刻的演出經驗是麼時候呢?

皓升:我對最近一次的 Live Club Day 印象最深刻(訪問時間是第44屆)。去年初樂團生涯的第二場演出就是在 LCD,這次二度站上 LCD 的舞台,能用全身感受到我們成長了多少,因此留下了記憶。

明錫:我是對我們樂團的首次公演,在 Club FF 的那場演出印象最深刻。

度延:我好像也是對 LCD 最有印象。

瀚斌:我是 Grand Mint Festival,因為是第一次站上音樂節的舞台,非常有趣。

 

47463225_2061347577508543_8533908830977785856_n.jpg

 

Q. 之前發表的 EP《Aren't you》可以稱上是一張充滿「安慰」的作品嗎?專輯當中也有一些孤寂、不太明亮的歌曲,希望這些作品給予人們什麼樣的能量呢?

皓升:和過去不一樣,最近人們好像經常會獨自感到孤寂。即使家人、親愛的人們在身邊,進入到21世紀後,無論是年輕人或是所有人們,有時候即使是好事也可能變得悲觀,活著應該要很舒適的,但在心裏上還是會產生那些想法。所以我們希望能告訴大家「你不是一個人」,如果可以獲得這種安慰而不再感到孤單就好了。

瀚斌:我們想要做出讓人們產生共鳴的音樂。平時不是會有很多感到有壓力的事情嗎?像是〈9Subways〉或〈Candy〉的內容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在這部分獲得共鳴。

明錫:「共鳴」似乎就是關鍵詞了。不僅僅是安慰,在感受到壓力的事情或是感到孤單的情況下,希望人們在共鳴之中可以共同去感受。

Q.    團員們平時是從哪裡獲得靈感的呢?

皓升:我們幾乎不會從別的音樂人獲得靈感,而是從我們每個人的人際關係中找到創作題材。

 

Q.    請團員們分享這張專輯中最想推薦的一首歌曲。

皓升:我想要推薦主打歌〈Snow〉。

明錫:我個人很喜歡〈9Subways〉的能量。(團員:因為這首歌的鼓很帥吧...?)對啊,也是因為鼓很帥,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聽這首歌。

度延:我喜歡〈Like Feathers〉,這首歌氣氛很歡樂。

瀚斌:我想推薦〈The Lights Behind You〉,覺得是可以感受到樂團「SURL」魅力的歌曲。也是我們成立早期寫的作品之一。

 

(「SURL的魅力」的話,就是可以感受到現場演奏的實力囉?)

瀚斌:現場演奏的話,最厲害的應該就是〈Like Feathers〉還有〈The Lights Behind You〉,其實我覺得每首都很強。(笑)

皓升:我們就是不管什麼都是現場演奏第一。

瀚斌:來看表演的人們能夠玩得盡興,就是最棒的。

Q.    目前為止發表過的作品有些是主唱浩勝獨自創作,也有團員們一起作詞作曲的歌曲,樂團平時的創作模式是什麼呢?

皓升:去年樂團還沒有做很久的時候,通常都是我將旋律、和弦寫好整理過後讓團員們一起合奏,再進行各種嘗試下完成的;最近我們常常一邊合奏一邊構想歌曲主題,再為它寫出合適的和弦或旋律、試著演唱及演奏,大家一起完成創作。

 

Q.    今年在EBS的〈Hello Rookie〉拿到了優秀賞,也在 Shinhan Card 的〈Rookie Project〉中獲得優勝。在得獎之後樂團生活有哪些改變嗎?

皓升:在經濟上獲得了一些補助金,所以在專輯製作上可以更順利的進行。吃飯的錢也比較寬裕....不用餓肚子....尤其因為我們食量超大....(笑)

瀚斌:知名度好像確實提升了。有了不少報導和影片等媒體資源曝光,還有出現不少為我們加油打氣的樂迷,這點最棒了。

皓升:心境上的話,會覺得「得了獎之後這裏不是終點」,因為我們有更高遠的目標,認為這裏只是成長的其中一個階段,所以會想著:「再更努力吧!」

明錫:會有一些那種想法...「阿,我們做得很不錯啊」的感覺,因為受到喜愛也獲得了不少信心。

 

Q.    平常公演的時候會唱一些尚未公開的歌曲,這些作品有計畫收錄在未來的專輯當中嗎?請跟聽眾分享一下你們2019年的活動計畫。

皓升:去年以弘大的Live Club為主進行表演,今年預計繼續Club公演,但也希望能站上大型的搖滾音樂祭,其實也想要到海外舉辦演出。

明錫:希望可以比現在更有名,不只在韓國。

 

Q.    團員們有聽過台灣音樂嗎?有沒有喜歡的台灣音樂人?

我們有聽過落日飛車,也覺得大象體操的音樂很厲害。

 

Q.    SURL 的長期目標是什麼?成員們有一定要站上的舞台嗎?

皓升:想要得到葛萊美獎。希望大家可以說:「20世紀有Beatles,21世紀則有SURL。」(成員:YEAH~~)

最想去的舞台是葛萊美和英國的 Glastonbury Festival。

瀚斌:只要是大舞台都喜歡,想去人多的舞台。

 

Q. 和公司簽約之後,是否有具體的未來計畫呢?

我們在4月28日發表了〈Cilla〉,接下來也會有一連串的活動。首先在5月11日會參加 Beautiful Mint Life,6月1號則會參加 Rainbow Festival,往後也預計站上各種音樂節的舞台,在下半年左右也希望能發表專輯。

 

Q. 請介紹一下新發表的〈Cilla〉及〈Dead Man〉。

這次單曲的第一首歌〈Cilla〉是向Cilla喊道「在屬於我們的時空下,什麼都不要擔心,一起快樂地享受吧」的訊息,其中「Cilla」並非指特定的人,而是希望我們都能成為「Cilla」,毫無擔憂地一起享受所有。

第二首歌曲〈Dead Man〉描寫不斷重複的乏味日常以及「人際關係」的一首歌曲,希望這首作品能成為世界上所有「矯飾主義(mannerism)」的解套。

註:mannerism,翻譯為風格主義、手法主義或矯飾主義,現有「過度追求獨特、過度矯飾」之意。


Q.    如果用一個單字來形容 SURL 的話,會是什麼呢?

皓升:People、人們。因為我們的很多歌曲都是希望能和眾人產生共鳴,我們整個樂團、作品都包含了很多人們的故事,所以想用「人」來形容。

明錫:說書人。因為我們總是寫著許多故事,所以想用「敘說故事的人」來形容。

度延:Swag。

瀚斌:新鮮感。人們總是不斷地尋找新鮮感,所以希望成為人們想要不斷挖掘的那種樂團。

 

Q.    最後請對台灣聽眾說幾句話。

皓升:不知道台灣聽眾對我們是否有所認識,雖然我猜我們應該不怎麼有名,但希望往後我們在台灣也可以變得有名氣,如果各位喜歡我們的音樂的話,我們真的會很高興。下次如果有機會去台灣,希望大家可以多多來支持我們。

4294B0E1-B222-462C-A861-0D467D698169.jpgS__11386884.jpg

 

SURL 小檔案

出道|2018 /  《Aren't You?》
團員|薛皓升、吳明錫、金度延、李瀚斌(已正名)
曲風|Rock
官方頻道|Facebook / YouTube / Instagram

 

【弘大直送系列專訪】

◆ 孕育韓國獨立音樂的一世代Live Club-「Club Bbang」專訪

◆ 將想像化為現實的支援者—「KT&G想像花園」專訪

◆ 從菸與駱駝誕生的搖滾奇想—「다섯Dasutt」專訪

◆ 立於極點的青世代老魂—「The Poles」專訪

◆ 藝術文化的一切都能在此實現—「幻想溫度」專訪

◆ 凝視著你的夢與抑鬱—「SHIRTS BOY FRANK」專訪

◆ 腥紅與湛藍交融的浪漫血液—「KISNUE」專訪

◆ 「雖然我們迷了路,就稱之為散步吧」—空中陰影 Gong Joong Geu Neul 專訪

    Unknown하세요!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